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就风吃羊杂

2016-08-12 00:03:01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羊杂汤在屋里吃,是吃不出滋味的5.5.5.5.5.3.3.3.c.c
  
  最好是在冬天,寒风凛冽,街边小摊,要一碗羊杂汤。碗要海碗,足够大,一副长得十分贪婪的样子,然后,才配得上吃羊杂汤的人的心。汤要开到沸腾的,一瓢舀出来,泼到碗里羊杂上,还要冒泡泡。辣椒要多放,红红的,漂一层,再冷的风,碰到这辣椒,都要跪地求饶才行。末了,朝老板娘喊一嗓子:再上点儿香菜!
  
  再冷再疲惫的身子,往这板凳上一坐,一下子便天地如春了。海碗里,有羊肺几片,羊肝几尖,羊肚几条,羊头肉若干丁,阵容一例是滚烫的,正加上一望无际的红辣椒,像是在燃烧,没等吃呢,心就跟着滚烫起来55555333.cc。倒也不必急着吃,先用桌上热水把汤匙热一下,再放进海碗里,轻轻上下翻动羊杂们,让辣椒与之亲热好了,浸润够了,羊肉的膻味一下子收敛了许多。这时候,肉香,汤香,辣椒香,香菜香,香香与共,一下子朝你的鼻孔袭来。
  
  于是你投降,于是你开吃。于是便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皇帝老儿极致的享受,也不过是能在这样的一个冷天里,热热地喝上一碗羊杂汤。
  
  一口汤下去,安慰的不仅是肠胃,还有五脏六腑。吃相尽可能不要太斯文,羊杂汤是御寒的事物,斯文不配它的气质来自www.55555333.cc。它的气质,要你粗犷些,民间些,俗气些,吃到饕餮也不为过,满头满脸地流汗,辣到瞪眼咂嘴伸脖子,才是吃到了真境界。
  
  汤喝到最后,嘴在碗上,眼却到了街上。
  
  悠然看一个又一个人从你眼前走过,他们瑟缩着手和脚,而你的手是热的,脚是热的,你的世界已经被羊杂汤暖到熨帖。才知道,人的幸福感是比较出来的。最幸福的人,其实不是位高权重,而是身边有一个不如自己的人。
  
  上大学的时候,常去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地摊上吃羊杂汤来源55555333.cc。门面一半在屋里,一半在屋外。老板和老板娘都长得敦实,脸红扑扑的,戴着白色的帽子,围裙也足够白,是一种羊杂吃到肚里放心的白。大冬天的,嘴馋的时候,就溜达到这家摊上,阔阔地要上一海碗。远处,火车站的站台上,哗啦来一批人,又哗啦走一批人,像极了35故事,而无论谁来谁走,总有人在悠闲地喝着羊杂汤。
  
  但凡冷的地方,这样的羊杂汤馆子会一家挨着一家。山西、内蒙,河北北部一带,只要人多的地方,找一家卖羊杂汤的馆子是极易的5+3+故+事+网。来到平原后,这样的馆子就很难寻到了。我所在的小城,只有一家,还勉强维持着。老板说,没事,好这一口的不少,赔不了。
  
  问题是,这里的羊杂汤做得一般,还有股杂味儿。且坐在屋里吃,暖气足足的,再加上豪奢的装修,让肠胃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一个人,肠胃若是迷失了,一定是流落在了他乡5+5+5+5+5+3+3+3+c+c
  
  干嘛偏要就风吃羊杂呢?其实,这里边有着一个人的原乡感,是味蕾的原乡,也是心灵的原乡。而原乡的所在,有时候就是地摊边的冷风中,极幸福喊出的那一嗓子:老板,来一大碗羊杂汤!

系统推荐:
>>> 家是一件艺术品
>>> 但见南风日日来
>>> 爱情的最高境界
>>> 哥俩换肉
>>> 稀疏之美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美好的事

    一清晨,凤凰古城落了细雨,烟雨笼罩,分不清是雨还是雾。脚下的青石板路被雨丝滋养得黝黑发亮。小巷深处传来清远的箫声,似杨柳拂过湖水。一户人家围墙上伸出几枝嫣红的蔷薇来,墙角下湿漉漉的泥土中,落了一地花瓣,凄美绝伦。《红楼梦》中有诗:一抔净土掩风流。原来,花瓣若是落在水泥地上,就不好看了,只能落在泥土中,才有凄艳的美。落花、箫声相伴,微雨中也不必撑伞,一个人漫步阡陌小巷,静静地想着心事。仿佛看见吹箫人

  • 那条时光流转的小巷

    夜里飞临北京,由于机场在郊外,只能看见疏疏冷冷的灯火。飞机落地了,周围的灯火变得稍微清晰,却又像萤火虫似的一明一灭。仔细看,原来那灯火是隔着树映出来的,民宅的灯光本就不亮,被树遮掩之后就更模糊了。树摇,灯火也摇,明明灭灭的,如一群群的星星。突然有一些激动,不是激动于到了父母出生的地方,而是想起我的童年,童年的那条小巷!那时的台湾,一条几十米的巷子,见不到几盏路灯。刷了柏油的黑木柱子,上面顶个圆盘似

  • 人人心中都有一座伤城

    在你的记忆里,是否有过一座让你念念不忘的城呢?你会不会在即将结束一段旅程的时候,坐在回程的火车上,贪恋时光过得太慌张,责怪自己走路太匆忙,甚至来不及多看一眼关于你旅行的这座城市?城市何其无辜,它们不曾改变,它们只是伫立在那里,看着我们的悲欢离合,看着我们一个个煞有介事地粉墨登场,走一段该走的旅程,然后离开。如果城市也有灵魂,那么,最多情也最伤心的,应该是它们吧。每个城市,都有故事。《兰州兰州》歌手

  • 月色三分瘦

    残月初上,弯弯如钩。淡淡的一抹烟黄,挂在天上,冰冷而苍凉。日复一日里,年华老去,如一场烟花落。你与我,遥遥地相望之间,隔着的,岂止是一程山水的距离?长天泼满黛色,如此轻易地隐去夜的眼,让我看不到流星的哭泣。一灯如豆,映出你春光般的笑靥,而我在灯前,竟会无意地想起池塘里那片荷叶上的露珠,是否能映出我黯淡的客颜。起身,推窗,如墨的夜色里,听风穿窗而过。你深幽的明眸在风里细数我的心结,一个,两个,何其之

  • 故乡,异乡

    86岁的姥姥不愿意离开家乡,不怕别的,最怕的一点就是客死他乡。姥姥的那个家乡,在我心里只有标本意义。小的时候,回一趟姥姥家就是一场徒步冒险。要翻山越岭,要走过一条小河,然后一马平川地走上一阵子,看到低处的一个村子,酸疼的脚感告诉你,到了。那是四面环山的一个小村庄,我一直好奇,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神奇之地,直到现在还是那么远离尘世。可我已经好几年不去了。我见到的姥姥,不是在几个舅舅家,就是在我妈家。姥姥

  • 谁第一个开枪,谁就能活下来

    子弹射进人体时,你可以听得见,如同轻轻的击水声。这声音你忘不掉,也不会和任何别的声音混淆。有个我认识的小伙子,脸朝下倒在地上了,倒在气味呛鼻、灰烬般的尘土里。我把他的身子翻过来,让他后背贴地。生平第一次,我感到自己仿佛在梦中活动,奔跑、拖拽、开枪射击,但什么也记不住。战斗之后,什么也讲不清楚。一切都像是隔着一层玻璃……恍如一场噩梦。你被吓醒了,可什么事也想不起来。尝到恐惧的滋味后,就得把恐惧记在心

  • 早开的晚霞

    有谁来教我忘记你的方法/你的笑啊和你的泪啊还有血红的晚霞/所谓的宽容坚强我做不到啊/往后的寂寞年华怎么去消化/我没有给你翅膀/你为什么还要飞翔/剩我一个人听他们劝我你在天堂——《早开的晚霞》1。下班乘车经过这座城市边缘的跨河大桥,晚霞像血一样溅了一地。有枚偷跑的烟火“嗖”地蹿上天空,崩裂出一片火花,开得太早,天未暗,灿烂都还来不及显眼。我常想起哥哥,他喜欢烟花,对天空上炸裂出来的重击声、随之而来的

  • 有一场大雪等在秋天的深处

    我该对你说些什么话?说些什么呢?秋。你是从一小树红叶开始的。在一个大地铺满白霜的早晨,霜把青草压低了,把树干和树叶涂白了,霜覆盖在麦子收获之后的黑土地上。白霜冲淡了早晨的颜色,忽然,一树红,出现在岸上,它站在朝阳和我之间,它可真红。正感叹着,它的伙伴们——另外一树红叶出现了,又一树,又一树……它们都很矮、很小,就像四五岁的小女孩儿那么高。它们站在白霜覆盖的田野里,也真像四五岁的乡下女孩儿,穿着崭新

  • 悲喜一夜间

    一个是著名诗人,一个是著名评论家,在一次采风活动中,他俩被安排到一个房间。评论家同时又爱好古玩收藏,间或写些收藏心得小文,发于报端,在收藏界亦小有名气。宾馆房间里有报纸,诗人拿起来看,正好,就看到了一篇收藏文章——著名评论家写的。诗人读完,佩服至极,两人围绕相关话题,说得滔滔不绝,听得津津有味。诗人除了在博物馆看过古董,从未有过收藏之举,但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文革”时,诗人的父母刚刚结婚,那时父

  • 香菜花开

    香菜——竟然开花了。其实,香菜是再平常不过的东西了。炒菜煲汤撒上两把,味道就会异常鲜美;凉拌云丝时丢进两片香菜叶,整道菜都鲜活起来。乡下人管它叫芫荽。可是,它竟然开花了,花池里一大片一大片,满园清香。但乡下从来都不缺花,蔷薇茉莉桃花,红的粉的白的,衬出满目深绿浅绿,目不暇接。农民就在这美丽的生灵旁种他自己的菜,收他自己的麦。香菜就在花池里开着,随意地盛开,也没人理睬。后来,外婆偶然间发现了这满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