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阿P幽默 > 正文

摄影赛风波

2017-07-19 01:04:19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阿P被提拔为乡文化站站长,这可把他乐坏了,一心想着露两手给领导看看,这不,几天时间就策划着搞一次青山湖摄影大赛5.5.5.5.5.3.3.3.c.c
  
  这天,阿P去找李乡长汇报摄影大赛的事,想不到却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李乡长说:“你要搞摄影大赛很好,乡里很支持,但别提钱的事情!”
  
  听了李乡长的话,阿P不禁一阵长吁短叹,心里想着:难道我阿P的远大抱负就要被这区区几个钱给难倒?想着想着,阿P突然眼前一亮,他想到了一个人——老同学刘湘。刘湘爱好摄影,前段时间还当上了市摄影家协会的副主席。这事儿找他,一定不会错!
  
  当天下午,阿P就找到了刘湘,两人聊了几句,阿P就把话题扯到自己策划的摄影大赛上:“我想搞一次摄影大赛,但乡里说没钱,叫我自己想办法。你老兄见多识广,帮我想个辙。”
  
  刘湘想了想说:“现在很多地方搞比赛,一般都找企业赞助,你也可以试试找家企业合作。”
  
  阿P听了觉得有道理,想了想,说:“我们这儿就一家橡胶厂,不过我听说那儿的马老板和我们李乡长关系不错,我这就去橡胶厂走一趟。”
  
  阿P到了橡胶厂,见到马老板,就说乡文化站策划了一次青山湖摄影大赛,希望马老板能给个赞助来源www.55555333.cc
  
  马老板看在李乡长的面子上,二话不说,直接答应了,不过,他希望能让他的企业在摄影大赛中亮亮相,多宣传宣传。阿P拍着胸脯说:“没问题,有我阿P在,绝对不会辜负您的赞助费!”
  
  摄影赛如火如荼地办了起来,整个乡借此机会大大地出了一次名。李乡长大大地表扬了阿P一番。阿P心里乐开了花,心想这次自己算是好好露一把脸了。
  
  再说马老板那边,这天,他正在美滋滋地看着阿P给他送来的摄影集子,突然接到县里打来的电话,说是有人举报他的橡胶厂污染很严重,要求他们配合调查。
  
  马老板一听,忙问是怎么回事。
  
  电话那头说:“前一阵子,你们乡里是不是搞了一次摄影大赛?”
  
  马老板说:“对啊,是乡文化站搞的,我们赞助的。怎么啦,这事有问题啊?”
  
  “这次摄影大赛有几幅照片把你们橡胶厂污染的事情曝光了,现在不少媒体正抢着报道这事呢!”
  
  马老板心想:怎么回事,我出钱还把自己给坑了?他急忙打电话给阿P推荐www.55555333.cc
  
  阿P打着哈哈说:“我也不知道这事啊,我帮您了解了解。”
  
  这不了解不要紧,一了解吓一跳,果真是摄影大赛惹出的风波。据说是得了一等奖的那幅作品,名字叫《五彩的青山湖》,摄影者利用独特的视角和高超的摄影技术,将青山湖一带的美丽风景体现得淋漓尽致,特别是一汪湖水,五光十色,极为诱人。
  
  有多家媒体报道了本次摄影大赛,作为一等奖的作品自然登上了多家刊物,迷人的湖光山色也吸引了众多人的关注。不少人慕名而来到青山湖实地观看,却找不到照片上的美景。经调查,才发现照片的奥妙。五彩的青山湖,其实是被附近橡胶厂污染的湖水经艺术处理的结果。
  
  一石激起千层浪,媒体纷纷把矛头对准了橡胶厂,认为在青山湖边建这样一家工厂不但大煞风景,而且也是对青山湖地区的极大污染5~5~5~5~5~3~3~3~c~c。县里领导听说此事后,开始重新审视这个问题,如何整改、搬迁就成了县里一项重要工作。
  
  马老板知道真相后非常生气,心想:这次被人算计了,好心赞助却砸了自己的脚。他急忙打电话给李乡长:“乡长大人,我上次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好心支持阿P搞的摄影大赛,想不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县里准备要我们搬迁呢,你说这事咋整?”
  
  李乡长听了马老板的话,心想:这个阿P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他对马老板说:“我知道了,我这就找他算账。”
  
  李乡长把阿P叫进了办公室,训斥道:“看你办的好事,现在橡胶厂要搬迁,你知道后果的严重性吗?这是我们乡唯一的重点企业,给我搞黄了,你以后喝西北风去!”
  
  阿P苦着脸说:“乡长,我也不知道会出这种事情啊!”
  
  李乡长怒气未消,说道:“你给我好好查查,一等奖的作品是谁拍摄的,恐怕当初就别有用心。”
  
  阿P领命回去了,没多久回了电话:“李乡长,是一个叫魏敏的人拍的,留下的电话号码是空号。因为当时的照片都是通过邮局寄来的,无法查出是谁的。”
  
  “这都什么事!你等着,看我怎么修理你!”李乡长气呼呼地挂了电话。
  
  阿P傻眼了,本来一件好事,怎么会变成这样!看来自己这个文化站站长怕是干到头了原文www.55555333.cc
  
  没多久,县里开会协商,最后达成企业搬迁的协议,厂房推倒改建成一个农村公园。
  
  协商会后,县领导还大大地表扬了阿P一番,说他搞的摄影大赛帮县里做了一次生态宣传,还发现了这么一个大问题。阿P不禁高兴起来,自己歪打正着,办了一件大好事。
  
  几个月后,一座造型别致的农村公园在青山湖畔橡胶厂旧址落成。刘湘也来了,阿P见了刘湘不禁得意起来,把橡胶厂被查的事又说了一遍,拍着胸脯道:“我这个文化站站长可不是白当的,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攻克了这么多年没人能解决的环保难题,用的还是高雅的艺术手段!”
  
  阿P说完,又想到那个叫魏敏的摄影家,就问刘湘认不认识他。
  
  刘湘摇了摇手上的照相机,笑着说:“魏敏、魏敏,不就是为民,为了老百姓嘛!你猜猜看是谁?”
  
  阿P似乎明白了,张开大嘴“啊”了一声:“这魏敏。。难不成就是你啊!”
  
  刘湘笑了笑,不置可否地说:“你觉得呢?”

小编推荐:
>>> 韩信这一生
>>> “丹书铁券”真能免死罪吗
>>> 天堂的规则
>>> 阿P成网红
>>> 美女和宝马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领导是咱老家人

    拓跋宏在省城上大学,毕业后在那里考上了公务员,被分到税务局上班。拓跋宏头脑灵活,上班第一天,他得知局长也姓拓跋,老家也在自己老家那一带,心里就有些犯嘀咕,因为拓跋在自己老家是個小姓,只集中在他们村附近。拓跋宏就发动关系打听一番,才知道拓跋局长的老家竟然和自己一个村,小时候父母双亡后,他才跟着在省城工作的爷爷到这里生活,拓跋局长很孝敬爷爷。拓跋宏知道朝中有人好做官的道理,就想好好利用一下这层关系。局

  • 赢不了的赌徒

    约翰是个生意人,自从迷上了赌博,很快就输得倾家荡产。为了赌资,他铤而走险去抢劫,结果被抓进了监狱。在监狱里,约翰认识了大卫,两人臭味相投,经常以打赌为乐,約翰还是赌什么输什么。这天,天降大雨,两人又犯了赌瘾。大卫问约翰:“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约翰说:“明天就能出狱!”大卫撇撇嘴,笑他做白日梦,约翰却较了真,他当下和大卫打赌——如果他赢了,大卫今后做任何事都得听他的;如果他输了,他今后做任何事

  • 必死无疑

    妻子陪丈夫到医院看病,医生对病人做了全面检查以后,通知妻子单独到他的办公室进行面谈。医生神情凝重地对她说:“你丈夫的病情很严重,而且他的心理压力过大,如果你不按照我下面的要求去做,你丈夫必死无疑。”妻子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认真地听医生说。“每天早晨,你必须为他准备一顿精致的早餐,这顿早餐一定要对他的身体健康有好处,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要对他倍加关爱,要让他保持良好的心情。中午,你为他准备的午餐一定要有

  • 众口难调

    “小天使幼儿园”的院长马波最近烦心不已。这才刚开学一个月,他就接到了十几个家长的投诉电话,反映幼儿园的饭菜质量不好,孩子们吃不饱饭,每天一回家就叫肚子饿,有些孩子还饿出了疾病。幼儿园食堂的厨师是从劳务市场招来的农村大妈,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厨艺可想而知。马波找到大妈,叮嘱她要提高饭菜质量,伙食费可以增加,但大妈嘴上满口答应,却没有做实质性的改进。这天早晨,马波刚起床,突然接到门卫老张打来的电话,说幼

  • 乞讨一条龙

    大刘独自一人在露天大排档吃着饭,一个浑身脏兮兮的乞丐走了过来,向他乞讨:“大哥,赏我几块钱吃饭吧。”大刘见他可怜,想着桌上正有现成的饭菜,就盛了一碗饭,夹了些鱼肉和猪肉,递给了乞丐。谁知乞丐摇摇头,说:“是这样,我的胃不好,吃不了油腻,你给我点钱,我去买面包就行。”大刘懂了,他这是遇到了职业乞丐,光讨钱不要饭的,于是大刘说:“我身上没带现金,钱都在我的支付宝里。”乞丐说:“这没事。”说完,他从破棉

  • 让你不锻炼

    升职后,邹勇每天都要伏案工作,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偏偏他还不爱运动。老婆丽萍很担忧,苦口婆心劝邹勇锻炼身体,可他根本不当回事儿,实在逼急了就做做样子敷衍一番,为这事丽萍没少和他生气。可最近一段时间,邹勇却明显感觉身体出现了异常:颈部常感到不适,裤腰也比以前紧了,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竟感觉裤腿变长了,一不小心就会踩到裤脚。邹勇害怕了,裤子变长不就是腿变短了吗?难道还能缩回去不成?丽萍这下得了理了:“好受

  • 招聘台来了小女孩

    龙梅是一家私企公司的总经理,这天上午,她接到有关部门的通知,要求她所在的公司至少招聘10名以上40到50岁的下岗人员。正巧公司新开了一家超市,需要再招一批人,龙梅马上通知人事部开展这项工作。由于待遇不错,工作环境好,招聘的第一天,人事部招聘台前人头攒动。龙梅在现场转了一圈后刚回到办公室,就听见一阵吵闹声,她赶紧走出办公室,只见两个保安正拽着一个小女孩的胳膊往大门外走,而那个小女孩却拼命地往下蹲,嘴

  • 相声高手

    有个相声团最近换了新老板,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新老板的“第一把火”就说要裁员,以降低运营成本。团内三个资格较老的相声演员甲、乙、丙,新老板决定只留下一位。这一来,相声演员甲乙丙三人那儿就炸开了锅,他们挑了个日子,专门跑到老板办公室里,说要比拼业务能力。新老板放下手里的活儿,扫了他们三人一眼,略一沉吟,就开口说道:“好吧,既然来了,请你们自己评估一下,说说自己相声到底说得如何吧。”演员甲抢先说道:“老

  • 真是撞巧了

    十字路口,一个瘦小伙子,边打着手机边骑着一辆崭新的电动车。只见他脸上笑眯眯的,像是遇上什么喜事似的,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就在这时,“嘎”的一声,一辆右拐弯的卡车一下子将瘦小伙子撞了个人仰马翻。开车的胖小伙子连忙从车上跳了下来,见躺在地上的瘦小伙子没有被他撞死,正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便咬牙切齿地骂道:“你他妈的就是想要找死,也不能往我车上撞呀!”瘦小伙子疼得五官都聚在了一起,见胖小伙子撞了自己不但不

  • 难闻的气味

    有个叫麦蒂的男人另结新欢,抛弃了妻子珍妮。刚离婚,麦蒂就带着新欢去外地游玩,珍妮则在家收拾东西,打算搬走。临走前,她美美地吃了一盘虾、一罐鱼子酱以及一瓶啤酒。吃完后,珍妮走进每个房间,将拌着鱼子酱的虾壳塞进空心的窗帘杆里,然后离开了。麦蒂和他的新欢回来后,没住几天,就发觉房子里开始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他们用尽了一切办法:打扫,擦拭,清洗,通风,检查排气孔有没有死老鼠,用水蒸气清洗地毯,在每一个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