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端详平凡

2018-04-29 00:42:24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联袂出现在我们生命里的很多人、很多事、很多景,做个加法,就是35故事www.55555333.cc。旅途遥远漫长,日复一日,仿佛寡淡如水,倘肯端详,一切又是别种模样。
  
  读小学一年级时,班主任是位身材微胖、笑容可掬的女子。她總是微笑着唤大家的小名,然后教我们讲故事、背古诗。那天她突然抱来一大包铅笔,分给我们每人5支后还有剩余。在大家目瞪口呆的时候,她只是轻轻地说:“是上学期扫地时发现的,我看还有用就留着了。没想到已经这么多。”此前,并没听别人说起丢过铅笔。忽听有人叫嚷:“这就是我的耶!”低下头,我也吃惊地发现,5支笔中有1支原本也是我的。之后的日子,大家依然跑着闹着、笑着叫着,可是老师每日拾起的铅笔却明显少了许多。该是感谢老师的吧,在我们追逐打闹的时候,她总是微微俯身,拾起一颗颗粗枝大叶的心,细细打磨后又交还到我们手中。她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教会了懵懂无知的我们很多———珍惜,感恩,以及一时说不清的东西5_3_故_事_网
  
  很长一段时间里,大清早出门时,总能遇到一袭蓝色的背影。她听见了我的脚步声,转身微笑着说“早上好”。蓝色制服标示着身份,但她脸上始终挂着的微笑分明让人感觉到,这是一位非常特别的清洁工,发式整洁,面容明丽,内心阳光。也曾有人问她,为什么要每天起早打扮自己,而不多睡会儿。她仰起明净的脸:“这样可以让大家看到我的美丽,也带给大家一点快乐。”习惯了每天早上她的微笑送达,带给我一天的好心情。她不只是这样对我,也这样对每一个从她身旁走过的人———自己快乐的同时也要送别人一份。洪应明在《菜根谭》里说:“文章做到极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人品做到极处,无有他异,只是本然。”
  
  与那位美丽的清洁工形成对照的是一位老人,两者一动一静。她坐着,一动不动,皱纹和白发讲述着长长的引人遐思的沧桑岁月。似乎从我记事那天起,她就坐在那里,从不曾走远5 3 故 事 网。这是每天出门的必经之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两旁每一座建筑,每一棵树,甚至每一树主要枝条的形状我都描摹得出来。而我更熟悉的是她,浑身写满了安静的她。她享受着日光,享受着风,享受着往事,完全是一副与世界两不干扰的样子,不惊不喜,无欲无求。她对我,对别的过路人,都没有明显的情感表示。却不知为什么,只要朝她望上一望,我的内心就变得异常安稳。她就像一位智者悄无声息地给我以教育。
  
  记得有几次生病,总要无奈地喝下一瓶瓶奇苦无比的药,而父亲总是拿过瓶子偷偷喝我剩下的药根儿。那时总是奇怪,父亲为什么会喜欢这么苦的东西。长大了一点儿,明白大概没人喜欢苦的,那是为什么?是为了节约吧?不禁为自己的小聪明而得意。后来有一天,母亲问起这个问题,我不假思索地说:“怕浪费呗jmA。”母亲摇了摇头,缓缓道出:“因为一个父亲想品尝一下女儿所受的苦。”竟然是这个答案。父亲没有办法帮女儿分担疾病的煎熬,却可以亲尝药的苦涩。曾读到过一篇名曰《1个好父亲=200个老师》的文章,主要是讲人们应该如何做好一位父亲。这题目很有意思,既是要求,又是赞许。
  
  小时候喜欢买那种一角钱一袋的零食,不是因为喜欢吃里面的糖豆,而是为了把里面赠送的塑料戒指和梳子之类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儿拿给妈妈做礼物。
  
  出门采买东西,盛夏的太阳像一个巨大的烘干机,走几分钟头发就干。路边几个孩子在做影子游戏,玩的不亦乐乎,他们浸在自己童心的王国里,根本不在意什么温度,那种专注和陶醉令人羡慕、神往。也许,真的不必抱怨,生活是真善美还是正好相反,常常取决于你自己的心态和角度。还记得十年前的自己,每个晚上都会坐在阳台上,看着太阳披上黑色的斗篷,上面绣着星星。
  
  上了大学,很多事情都显得忙碌起来jmA。一票人站在教室门口等着下课的人出来,就像在等地铁。门开了,他们出来,我们进去。到站了,我们离开,别人上车。往往期待突然停电的日子。这样就不能上课了,灯和投影都用不了。顷刻间陷入黑暗中的每个人轮廓模糊而温柔。
  
  白天有人在图书馆前面放风筝,附近有狗在叫。晚上我有时会把室友卷在被子里滚来滚去,大家互相帮忙对付难脱的套头毛衣,无聊时一起拼图来加深亲密关系。感动于楼下有专门回收废旧电池的盒子,有人及时修好了坏掉的门窗锁,更换了漏水的龙头。楼里不时飘起甜爆米花味,像是微缩的影院走廊。
  
  流星划过天际,可以照亮一片夜空;太阳高悬中天,世界一片澄澈jmA。在一次又一次针对平凡的端详里,我们会渐渐发现———时代多了品格,事物多了颜色,景观多了余味。

小编推荐:
>>> 导游第一天上班
>>> 四百法郎买一个苹果
>>> 竞争来临时
>>> 落在父亲生命中的雪
>>> 在满眼危机里找机会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一个南京人眼里的西湖

    作为一名南京人,说起杭州的西湖,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酸溜溜。南京属吴,杭州属越,吴越春秋吴越争霸,自古好争好斗,早就结下梁子。争过来斗过去,好像一直是浙江人占便宜,越人总是胜利的一方。当然,最早的吴越之争,与南京和杭州也没多大关系,那是苏州人和绍兴人在打架。因为要写南京传,写到了南唐,写到了南唐的灭亡,才意识到南京人对杭州人的怨恨,真要说起清算,其实应该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在隋唐之前,杭州还不是浙江境内

  • 你真的能等吗?

    他们一直在街上走着,谁也不说话,汽车的噪音很大。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我不想吃,我不饿。”姑娘说。他们走进一家饭馆,坐在一个角落里,看得见街上白花花的太阳和一些红得刺眼的阳伞。姑娘把桌上的一摊水画开,画成很古怪的形状。她不断地长出气。小伙子看着杯子里啤酒的气泡。“不管我怎么跟他们说,他们还是那么说。”姑娘很快地看了小伙子一眼,又垂下头。小伙子不停地喝着啤酒,又去买了两个菜。“我一点儿都不饿。”姑娘说

  • 人在草木间

    人在草木间,说的是“茶”,可是不单单指茶,也是禅。陆羽说,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令我这个北方人羡慕不已。而且,我还没有去过南方呢,不曾见过南方的嘉木。总是想,茶树,是怎样一种禅意的树呢?嘉木在野,诗经里一样风雅了。那百年的古茶树,老得禅意,老得孤独,动不动还要开花吧?茶树一直长在我的梦里,从童年一直开花到现在。我的梦都是茶树的枝枝叶叶里长出来的。你以为我喝了多少好茶,对茶叶如此痴迷?其实也没有。

  • 只要你不拒绝

    冬天用严酷拒绝怯懦的犹豫,却用热情迎接勇敢的拥抱,躲进温暖的小屋祈盼春天的温情,一定无法品味到冬之深韵。拒绝了冬天的严酷,也就拒绝了铸就坚强的良机。夏日用烦躁拒绝急切的奢望,却用茂盛回报辛劳的投入,躺在明月清风中梦想金秋的丰硕,极有可能被夜半忽来的风雨惊个不知所措。拒绝了夏日的烦躁,也就拒绝了支撐生长的土壤。更多的时候不是季节拒绝了我们的热情,而是我们误解了季节的沉默。命运不会随便首肯你的选择,岁

  • 静而不寂

    不喜欢寂,觉得孤独冷清,还裹挟着令人窒息的恐慌。像儿时赶集时慌乱中脱离了母亲的手,披着满身的恐惧与对陌生世界的茫然,如一条终究无法挣脱的入网之鱼,无力地挣扎在密如织布的人群里。伸出的手悬在空中,试图抓住那只布满厚茧却依旧温暖的手,我已经发出了自己近乎绝望的哭号,一只手———刚触碰我便知那是母亲的手———适时出现,拯救了我。行走在王村(芙蓉镇)纵横交错的青石小巷,两旁高矮不一的老式木房,泛出独有韵味

  • 一枚深远的音符

    比起人们对母亲流于形色的吟咏,父亲,则更多地体现一种令人肃然生畏的形象,以及一份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榜样力量。父亲节将至,我不会捧一束鲜花送给父亲,那将显得十分矫情,他也不会接过去。我不在这天打电话致以问候,不是不屑,而是怕轻慢了父亲在心底的分量。父爱无言,不需要靠一个日子来纪念或诠释;父亲如信念,你记得或者不记得,他都依然那般姿势,不卑不亢。理解父爱,其实就是认同一种坚守,他威严质朴,大美而无声

  • 下一站的风景

    每次爬山累了,想要放弃的时候,心底总会给自己鼓劲:前面的风景一定更美,加油。于是,便又打起精神,继续上路。或许是大自然厚待每一位游客,总有美丽的风景令人眼前一亮。山下春色遍野,春花点缀着绿树,色彩斑斓;远处的云霞在空中飞旋,以高空为画布,画出了一幅幅美丽的画卷。在如此美景下,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心底的那一份坚持,终于得到了回报。记得在甘肃旅游的时候,在茫茫戈壁滩上开车,道路两旁一片苍茫,渺无人烟,

  • 风雪知故事

    听一首老歌,重回那年的风花雪月。看一次漫天的飞雪,却不知今生何世。忘记自我的时光,在流逝中寻觅,等待,又是何年何月!冬季,在北方大多谈论的是寒冷,而忽略了飘飘洒洒的飞雪。旖旎似风花,漫天如落樱,在时光的卷轴,在岁月的海岸,这是出自江南女子的闺诉,让人涟漪无限,触景纵情。而我的独钟却因江南的浸染,铺叙断肠,物种多愁,喘一生的流离孤独,情爱这北方的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那意境,那诗情,是种自

  • 时间这个罐子

    新年第一天,收到最多的就是祝福,满满的,都是吉利的话,但说实在的,有新意的不多,大多是堆砌了一大堆各种表情的固定模式的套话,正是应了那句“年年岁岁花(话)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公道地说,这时候你收到的只是一份祝福,说的什么都不重要,哪怕是群发的,你也是幸运的“被点击者”之一。在看到的所有关于新年的表述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新年的目的,并不是拥有新的一年,而是拥有新的灵魂”,这话来自一个餐馆销售经

  • 生命的呼唤

    我一直在思考,艺术之于我们世俗35故事,究竟有怎样的意义与价值。这是一个看似抽象又空旷的问题,我们会因一部电影泪流满面,会因一尊雕塑心惊动魄,会因一首歌曲思绪飞扬,会因一本小说愁肠百结,会因一幅油画心旌摇荡。但我们在匆忙的前行中,很少会考虑,与我们并肩同行却从不主动打扰我们喧嚣生活的艺术,它在漫漫路途中,占据怎样的位置。作为一个悲观主义者,我很自然地将所有小说的结局设置成悲剧。但我恰恰觉得,只有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