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智者的回答

2018-05-23 23:57:51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1967年,林语堂到香港一所大学去参观www.55555333.cc。参观后,校方请他与学生共餐,校长认为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就临时请他向学生讲几句话。
  
  林语堂很为难,无奈之下,就讲了一个笑话:罗马时代,皇帝残害人民,时常把人投到斗兽场中让猛兽吃掉。可是,有一次皇帝又把一个人丢进斗兽场里,让狮子去吃。这个人胆子很大,看到狮子却不害怕,并且走到狮子身边讲了几句话,那狮子听了掉头就走,也不吃他了5 5 5 5 5 3 3 3 c c。皇帝觉得很奇怪,狮子为什么不吃他呢?于是又让人放一只老虎进去,那人还是毫不惧怕,又走到老虎身旁,也和它耳语一番。老虎也悄悄地走了,同样没有吃他。皇帝诧异极了,便把那人叫出来,盘问遭:“你刚才对狮子和老虎说了些什么,竟使它们不吃你呢?”那人答道:“陛下,很简单,我只是提醒它们,吃我很容易,可吃了以后,你们得演讲一番!”说罢,林语堂便坐下了。哗,顿时全场雷动,博得—个满堂彩,校长却被弄得啼笑皆非原文55555333.cc
  
  1987年,莫言的中篇小说《红高粱》被改编成电影,影片公映后,产生了空前的影响,莫言的小说也因此被读者所追捧。《红高梁》开篇叙述:“我父亲这个土匪种,跟随着我爷爷余占鳌的队伍去伏击日本人的汽车队……”许多读者对这种独特的叙事视角产生兴趣,并以此界定它是一种写实,纷纷写信询问。莫言在一次读者见面会上,引述父亲的故事释疑,他说:“其实我爷爷是个手艺精湛的木匠,我父亲是个老实得连鸡都不敢杀的农民。当我的小说发表后,我父亲看了很不高兴,说我污蔑他5+5+5+5+5+3+3+3+c+c。我就说,写小说其实就是讲故事,你不是说咱家有个远房亲戚一次能吃半头牛吗?我父亲听了我的反问,一下子想明白了,并且—语点破了小说的奥秘:原来写小说就是胡编乱造啊!”说罢,莫言又风趣地补上一句:“你看,我父亲是—位不错的评论家吧。”一席话逗得在场的读者哈哈大笑。
  
  2000年金秋,李敖出席一次新书发布会,一个记者追着他刨根问底地问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最终,李敖不胜其烦,回答道:“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有一说一的人,小时候我曾经拜访过一位农夫,我问这个农夫,‘你的母牛是不是纯种的?’他说不知道5+5+5+5+5+3+3+3+c+c。我又问:‘这头牛每星期可以挤多少牛奶?’他也说不知道。最后,他被问烦了,就说:‘你问我的我不知道,反正这头牛很老实,只要有奶,它都会给你。’”李敖笑了笑,对所有在场的记者说:“我也像那头牛一样老实,反正有什么新闻,一定都如实告诉大家。”大家哄堂大笑,那个记者也不好再问什么,只能就此打住推荐www.55555333.cc
  
  2004年12月底,香港艺术馆举办黄永玉画展,这期间,有线台—位记者前来采访黄老。记者问:“回眸过去的80年,在您绘画创作的生涯中,您对哪件作品最满意?”黄永玉笑着说:“对于我来说,每一件作品就像母鸡下的蛋一样,你能说出母鸡对它的哪个蛋不满意?”记者继续追问:“与您过去的作品相比,这些展品有什么新的特色?”黄永玉微笑着说:“对于这次画展的特色,我个人认为,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一只母鸡生了蛋,你问母鸡,它生下的第一个蛋和以后的蛋好在哪里?母鸡会告诉你吗?我的作品虽然像母鸡下的蛋,但我和母鸡又有不同之处啊!”记者再次追问:“有什么不同?”黄永玉不动声色地答:“母鸡下了蛋总要叫几声,而我不会叫。”

系统推荐:
>>> 5G网络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 黄昏的收集者
>>> 给孩子足够的空间
>>> 与努尔哈赤对话
>>> 裤子上的两个洞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含泪微笑

    诗人和散文家筱敏曾说:“人的伟大,是因为生命内里横亘着一条无法逾越的河,此岸是沉沦的现实与彻底的绝望,而彼岸是飞升的理想和触摸未来的强烈热情。”此岸是沉沦,是绝望;彼岸是激情,是理想。而在我的心底涌起的哲思是,人的伟大,在于人能在痛苦中蜕去过去的自我,从而有了觅渡的力量。一如鹰面对死亡,渴望重生,于是勇敢地选择了痛苦和流血,从而实现了涅槃和飞翔。那只苍老的鹰,必须在死神到来前飞到山顶,站在那里。它

  • 养就心中一段春

    李鸿章曾经在签押房,看到过这样一副楹帖:受尽天下百官气,养就心中一段春。真是让人欢喜!想来,写这楹帖的,该是一稗官吧,也许受了不少窝囊气。然而,夹缝里,难得还有这样的心性和胸怀。受尽百官气,可见其自寻阔大;养就一段春,可见其自逐明媚。心有大天地,易养一段春。读《清稗类钞》,读到一个叫张文达的人。有一个落魄的江西人某甲,没处混了,投奔到张的门下。张文达在官署给他谋了个差事。结果某甲多次辜负张文达,张

  • 远处的灯光

    当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世界便属于你一个人了。我似乎又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是啊,这差不多是30多年前的岁月了。我开着卡车,独自一人行驶在荒野上。尤是寒冷的冬夜里,那老银色的雪光会一直延伸到迷蒙的远方。四野已成一个偌大的银铸世界,只有我开的这辆小若蚁虫的卡车在动。30年前,那些沉驻在荒野上的乡村,仅由几幢或十几幢简陋的茅草房拼成,村口处照例竖立着一根高高的杆子,上面吊着一盏亮刺刺的灯。早年时,村子里是

  • 生命的形态

    生命是什么?诺贝尔说,生命是自然给人类去雕琢的宝石。是的,生命如空气,与我们朝夕相伴、密不可分;生命如水流,浸润我们的身体和灵魂,无法或缺;生命是世上最美的花朵,是天上最洁白的流云,是造物主对我们最珍贵的馈赠。生命像一张白纸,洁白无瑕。它就这样摆在你的面前,由你主宰,它该是怎样的?是黑色的,是红色的,是蓝的,是紫的,抑或是五彩缤纷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乌鸦遇上了生命,变成了黑色,太阳遇上了生命,就

  • 施恩与报恩

    偶然翻阅《史记》,在《秦本纪第五》篇中看到这样一段记载:九月壬戌,(秦穆公)与晋惠君夷吾合战于韩地,晋君弃其军,与秦争利,还而马鸷。穆公与麾下驰追之,不能得晋君,反为晋军所围。晋击穆公,穆公伤。于是岐下食善马者三百人驰冒晋军,晋军解围,遂脱穆公而反生得晋君。初,穆公亡善马,岐下野人共得而食之者三百余人,吏逐得,欲法之。穆公曰:“君子不以畜产害人。吾闻食善马肉不饮酒,伤人。”乃皆赐酒而赦之。三百人者

  • 孩子,踮起脚尖够一够

    从读书中获得愉悦,甚至以读书来消遣,这在一个风行享乐的时代,是合理的。对于一般阅读大众而言,我们大概没有必要要求他们放下这些浅显的书去亲近那些深奥的、费脑筋的书。因为世界并不需要有太多深刻的人。对于一般人而言,不读坏书足矣。但一个具有深度的社会、国家、民族,总得有一些人丢下这一层次上的书去阅读较为深奥的书。而对于专业人士而言,他们还要去读一些深奥到晦涩的书。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阅读阶层的存在,才使得

  • 下雨天,真好

    一清早,掀开窗帘看看,窗上已撒满了水珠;啊,好极了,又是个下雨天。雨连下十天、半月、甚至一个月,屋里挂满万国旗似的湿衣服,墙壁地板都冒著湿气,我也不抱怨。雨天总是把我带到另一个处所,在那儿,我又可以重享欢乐的童年。那时在浙江永嘉老家,我才六岁,睡在母亲暖和的手臂弯里。天亮了,听到瓦背上哗哗的雨声,我就放了心。因为下雨天长工们不下田,母亲不用老早起来做饭,可以在热被窝里多躺会儿。我舍不得再睡,也不让

  • 春天在我身体里吟唱

    很多时候,机缘巧合是一种福气。我甚至越来越感觉,35故事中所有惊魂的美,包括每一滴纯净的眼泪,每一声贴心的细语,都是因此而得。所以,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特别喜欢撩开卧室的窗帘,在夜色中看星星。目光穿越广阔的黑,与近处或远处一枚星子的几缕光相遇,谁会知道,这近乎寓言的经典神态,寄寓着在我未来日子里,会邂逅哪些美丽的花开呢?春节沾染着铜锈味,在时光中明目张胆地流露着虚伪的表情。很多年了,我躲避着它如同躲

  • 你恨你的亲人吗?

    1997年5月,在我去马来西亚演讲之前,接到当地一个女孩的来信,里面附了一沓资料,细看,是医师的诊断证明:她得了血癌。“我很想去听您的演讲,但是因为要动手术,不能去了。”女孩子在信里描述了病情,以及她痛苦的生活。说到她从小就被姐姐欺负,似乎对她姐姐充满怨恨。看看日子,正是她要动手术的前几天,我立刻拨了越洋电话过去,是她自己接的。我问她动什么手术。“骨髓移植。”她说。“你能找到跟自己条件相符的捐赠者

  • 生命的纯净

    《庄子·刻意》中说道:“众人重利,廉士重名,贤士尚志,圣人贵精。”从众人到圣人的过渡是修为的递增,同时也是人摆脱外物名利束缚的渐变过程,圣明的人喜欢跟外物和顺而厌恶求取私利,一味地求取私利在圣人看来是一种严重的病态。历史长河中,即便是明德英勇之士,有时也会卷入其中,甚至为了一时的世故而争斗,他们有的因此丧命,也有的因此得名得利,但是终归也不过是浮华如梦罢了!春秋齐景公时,田开疆因率师征服徐国而享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