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热读 > 正文

裸露的尊严

2018-07-06 00:18:24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古人有云,两足而羽谓之禽,四足而毛谓之兽兴仔文学网。人既无羽,又无毛,所以用衣服来遮掩身体,所谓“直立而衣谓之人”。“直立而衣”,是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之一,所谓“黄帝垂衣裳而天下治”也。而在当下,无需仔细观察,就可以得出一个基本判断:从人体暴露的程度来看,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裸露”的时代。裸露之风不仅在影视、娱乐等传统王国里有如火如荼的表演,而且大有进军餐饮、新闻传播等陌生领域之势。
  
  其实,从人类审美史角度看,裸露历来是艺术刻画人物的一种手段。在钱钟书先生的小说《围城》中有一段说道,在一艘驶往中国的西洋邮轮上,如果天气晴朗,你总会看到一位着泳装的貌美摩登小姐在晒太阳,由此,船上的一群归国留学生、游学生们就称之为“局部的真理”,对此,小说中的旁白解释道:因为据说真理总是赤裸裸的,而日光浴中的鲍小姐虽然只着“三点”,但毕竟还不是“赤裸裸”的,所以,只好称作“局部的真理”。这段关于裸露的描写,巧妙、诙谐地揭示了人物性格,为未来的情节埋下伏笔。据说“真理总是赤裸裸的”起源于一个寓言故事,从前“真理”和“谎言”是一对姐妹,有一天一起去河边洗澡,“谎言”先出水上岸,发现“真理”的衣服很漂亮,于是就穿了“真理”的衣服先走了5~5~5~5~5~3~3~3~c~c。清高的“真理”上岸后,发现自己的衣服没有了,拒绝穿上“谎言”的冒牌衣服,很有骨气地光着身子走了。于是,从此真理就是赤裸裸的了。
  
  裸露未必都是轻飘飘的,没有重量。在裸露问题上,也存在着一个“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的问题。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的杰作《青铜时代》、《思想者》就属于前者,虽然是“全裸”,但其中透出的思想深度和人文内涵却远非许多“直立而衣”者可比,恰如罗丹所说:“在任何民族中,没有比人体的美更能激起富有官感的柔情了。”(《罗丹艺术论》)。
  
  重量,是一种尊严。魏晋名士“皆以任放为达,或有裸体者”,他们搞餐饮聚会时就曾“嗜酒荒放,露头散发,裸袒箕居”,“去巾帻,脱衣服,露丑恶,同禽兽”(《世说新语?德行》)推荐www.55555333.cc。但了解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那是一种对名教的曲折反抗。
  
  在英国考文垂市中心文化广场,矗立着一尊全身赤裸的女性青铜雕像。她年轻美丽,全身完全裸露,两只美丽的大眼睛流露着淡淡的哀愁,默默地骑在马上。她是考文垂人民心中最神圣的女性——戈黛娃夫人。戈黛娃夫人的丈夫名叫列佛瑞克,是当时考文垂的领主。戈黛娃夫人十分热爱艺术与文化,随丈夫来到考文垂后,希望更多的人们能够喜爱艺术、欣赏艺术。可是她发现,由于生活贫困,人们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谋生上,根本无暇顾及文化和艺术。戈黛娃夫人明白,要想让当时还只是个落后村庄的考文垂进一步发展,就必须发展文化,而要发展文化,就必须减少税收www.55555333.cc。初听到妻子的要求,列佛瑞克觉得她肯定是疯了,但戈黛娃夫人执意坚持自己的主张。列佛瑞克不胜其烦,他对妻子说,无论古希腊还是古罗马,人体都被认为是自然界中最美丽的事物。对于从没有过这种美学熏陶的考文垂市民来说,让他们欣赏人体将会是一堂意义非凡的艺术修养课。如果你戈黛娃真的信仰和崇尚文化,应该身体力行。接着列佛瑞克提出,如果戈黛娃愿意白天赤着身体在考文垂市最拥挤的市场上骑行,他就取消考文垂的所有税收。让列佛瑞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戈黛娃竟然同意了。那一天戈黛娃夫人非常优雅地骑在马上,表情自信,宁静,毫不羞涩。人们不仅没有产生任何淫秽的念头,反而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感受过的美感jmA。一切在平静和尊严中结束。
  
  有这样一幅照片,拍摄于1972年6月8日,其时,越南战争已近尾声。久战不胜的美国军队已经变得歇斯底里,对着平民村庄和赤手空拳的百姓狂轰滥炸。照片拍摄的是一群孩子被从天而降的燃烧弹吓坏了而四处奔跑的情景,特别是中间那个小姑娘因为身上的衣服被烧着,不得不脱掉衣服,全身赤裸着在路上奔跑。这裸露形象十分鲜明地展示了人类皮肉的痛苦与精神上的极度恐惧。作者黄功吾是一名越南战地摄影记者,当年只有22岁。这幅照片很快就被刊登在美国《纽约时报》的头版上,一下子成了美国社会和民众关注的话题,于是一场反战的浪潮重又兴起。不久,越战宣告结束,有分析人士说,正是这幅照片促使越战提前半年结束来源www.55555333.cc。1973年,这幅《火从天降》荣获美国普利策新闻摄影奖,同年,在荷兰世界新闻摄影比赛中又被评为年度最佳照片。
  
  上述的这几次“裸露”,与当下“强行”进入公众眼帘的那些为了“裸露”而“裸露”的世相图景,明显有天壤之别,因为,她们的尊严在裸露中增值。  

系统推荐:
>>> 不停奔跑的“青春”
>>> 有一种体贴是伤害
>>> 一头母熊的故事
>>> 会唱歌的草
>>> 关于原谅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心中的一株玫瑰

    一个人种下一株玫瑰,精心为它浇水。慢慢地玫瑰开始发芽,长出了花骨朵。这时他发现玫瑰的枝干上长满了刺,他心想:“美丽的花朵怎能出自带刺的枝干?”这个想法让他失望,并不再为玫瑰浇水。就这样,玫瑰花在就要开放的时候枯萎了。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株玫瑰,而玫瑰却也少不了尖利的刺。我们中的一些人看自己的时候只看见那些刺。也就是自己身上的缺点,他们对此感到失望,并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于是他们就拒绝

  • 心灵的质地

    知青聚会,M问我:“你爱读书,听过这个故事吗?“你讲吧。”M开始讲故事:有一天,上帝突然想起一个主意,告诉天使到人间,把不纯洁的人统计一下,造册交给他。天使下凡调查了一个月,疲惫不堪地飞进天庭的珍珠门,对上帝说:“不纯洁的人太多了,这任务很重,我一个人完成不了。”上帝回答:“咱们天庭的人手不多,只能派你做这件事,你慢慢做吧。”天使想了想,问上帝:“可不可以把纯洁的人统计一下,报告给您?”上帝说:“

  • 音乐心情

    喧嚣的现代都市人没有宁静,高尚者挑战平凡而自我增压,平俗人追求价值导致内心焦灼。潮起潮落,春去春来,谁能逃得开三分惆怅七分无奈?!因此,保鲜一种音乐心情,就是人人可及而常常忽略的心理调适的最佳方式。间乐心情,犹如遗志了歌词的老山歌而亲切依然的曲调是星晨起和月夜晚归所感觉的生命的安宁,也可以在音乐中尽量放松的神经……总之,一种原本就是生活中平平凡的事物中流露出来的快乐的情感的本能,在尽享生活乐趣之后

  • 尊重一滴墨

    我小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那时候的农村,不光物质匮乏,经常个把月吃不上一顿肉,爸爸经常捏着我红扑扑的脸蛋说,多懂事的孩子,跟着我算是受委屈了。那时候的我6岁左右,生平第一次透过爸爸的眼睛读到伤感。淡淡的一句话,仿佛承载着千钧重,我也瞬间明白,爸爸这么坚强的男人面对自己的孩子,眼睛也会化作两面丰沛的湖,满满的,都是疼惜。年龄再大一些的时候,我学会了这样一句话,这句话是从爸爸的话里衍生出来的,叫做:胃跟

  • 你剥过桔子皮吗

    名著《老人与海》的作者海明威经常是会从激烈的体育运动转换到完全静止不动的状态。他坐下来开始写一本新书之前,总是会一连好几个小时地凝视着炉火,不停地剥桔子皮。一天早上,一位记者注意到了这种怪习惯。“你不认为你这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吗?”记者问。“你已经如此出名,难道你不应该做些更重要的事情吗?”“我这是在为写作准备我的灵魂,就像渔夫出海前准备他的钓具,”海明威回答。“如果我不做这种事情,一心只想着鱼,那

  • 极光这样生长出来

    那几天北部都放晴,到了夜晚天空干净得如同少年的心,我旋即认定了“今天,就在今天,我一定能等到极光”。大约在晚上十二点,山的对面出现了什么。极光原来是这样生长出来的:在那里朝天打了一束手电,又或者是点燃了一支火把,最开始只是極其微弱的光。接着,它一点一点地,一点一点地朝天空上攀着。然后,它进入了生长阶段,就像魔法正式生效了。极光宛如一股注入黑夜的颜料,缓慢而切实地移动着,从山顶向天际的另一端延伸过去

  • 乌云永远遮不住蓝天

    每个黄昏,他都独自坐在自家五楼阳台,看着斜阳一点点被暮色吞没。视线最远处,是一蓬灌木林,里面传来回巢的大鸟的聒噪声。他虽然看不见它们栖息在哪棵树的枝头,但能够想象它们一家几口在狭窄的巢穴挤挤挨挨,把身子栽下去的情形。他居住的地方是一个人口并不稠密的山城,难得与这个鸟群为邻。他的住宅前面本来是片不错的休闲公园,年前的时候莫名地失了一场火,公园便只剩下他看到的那蓬灌木林了。说是鸟群,其实也只是一家三口

  • 有人问我粥可温

    清朝末期,沈宗畸以诗名驰骋北京,号称京师“四大才子”之一。袁世凯当政,沈宗畸不愿附和,以至于晚年生活困顿。1910年腊月,天寒地冻,沈宗畸寄居在租来的房子里,望着冰冷的锅灶,悲上心头。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沈宗畸开门一看,站在门外的是陈昭常,他的肩上还扛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布袋。陈昭常曾拜沈宗畸学习诗词,二人的关系亦师亦友。进入屋里,陈昭常放下布袋,四处看了一下,问道:“沈师,吃过了吗?”沈宗畸长叹一

  • 在晨光里舞蹈

    法国作家福楼拜曾给最亲密的朋友写信说:“我拼命工作,不接待来访,不看报纸,却按时看日出。”一个人对生活有怎样的热爱之情,才能坚持按时看日出?在我看来,按时看日出的人,一定是内心明亮的人。一天的时光中,清晨是最美好的。我们睡在漫漫长夜中,梦是混沌而纷乱的。可睁开眼睛,与第一缕晨光相逢,人立即就神清气爽起来。每天清晨,我拉开窗帘,阳光照射进来,心中瞬间满是喜悦。我张开双臂,与阳光相拥,让阳光给我一个新

  • 无事可干

    亚里士多德说:“生命在于运动”。很明显,他的话是对的。我们的肉体生活存在于不停的运动;内在精神生活也永远需要展开活动,或通过思想、或通过做事。这方面的证据就是:当没有思想的人无事可做的时候,就会马上敲击手指,或者,敲打随便一件手头上的物件。换个别的说法吧:我们的生存根本上就是动荡不安的,因此,完全的静止不动很快就会变得令人难以忍受,因为它带来可怕的无聊。人这种活动的冲动应该得到调节从而获得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