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我不想破坏这种氛围

2019-07-25 23:52:49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看过央视《越战越勇》节目的观众都知道,上台的每一个歌者都有一段让人心酸的经历来自55555333.cc。2016年1月11日,《越战越勇》节目中走来一位叫苏允的业余歌手。

  苏允模仿各种声音惟妙惟肖,而且她自己的歌声优美动听,深深打动了观众和评委来源www.55555333.cc。作为情感节目主持人的评委王芳问她:“你现在做什么工作?”苏允回答:“现在不工作。”王芳继续问:“能了解一下为什么不去工作吗?”苏允有点犹豫5.5.5.5.5.3.3.3.c.c。王芳追问:“可以告诉我们吗?我是做情感节目的,可以帮助你。”苏允犹豫一会儿还是拒绝了,她说:“评委老师,咱不说这个了吧,我现在看见大家这一张张笑脸,觉得这个氛围挺好的,别让我的一些个人经历破坏了这种氛围……”现场一阵宁静,继而响起热烈的掌声5~5~5~5~5~3~3~3~c~c

  不想破坏这种氛围,也就是不想让观众由快乐转为难过,是对观众的尊重,因为自己的苦难与观众无关。不想破坏这种氛围,是对自己的尊重,一是保护自己的隐私,二是不以不幸博同情,不让经历给自己的歌唱加分,要凭借歌唱的实力说话推荐www.55555333.cc

  生活就是舞台,人人都是歌者,让我们都做像苏允一样的歌者吧。

小编推荐:
>>> 至少我可以不笑
>>> 思想比技艺更重要
>>> 在高速上开窗注意这些要点
>>> 一碗饭的满足
>>> 前沿新品藏智慧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我对你们说过

    我对你们说过:我曾倾听大海向我朗诵它的诗篇;我曾倾听海贝里面沉睡的摇铃。我对你们说过:我曾歌唱在魔鬼的婚礼上,在神话的宴席上。我对你们说过:我曾见到一个精灵,一所殿堂在历史的烟雨里,在距离的燃烧中。因为我航行在自己的双眼里我对你们说过:一切都在我的眼底,從旅程的第一步起。

  • 巴西木

    朋友送我一盆巴西木,我把它放在朝阳的窗台上。由于我对花草虫鱼知之甚少,所以也不觉得这盆巴西木有什么出奇之处。说得不好听一点儿,除根部粗可盈握的树桩稍显别致外,通体几乎毫无可取之处。尤其那像鸡毛掸子一样的茎叶,更是让人不敢恭维。真还不如田野里的老玉米,郁郁葱葱,枝壮叶肥,精神蓬发,生机勃勃。也许这盆巴西木知道我不识货,便也没精打采地生长着。后来,还匆匆忙忙开了一串小花,散发出一股并不雅致的香味。接着

  • 约你读书

    我用带露的掌心,捧着十分月色、半塘秋水,约你。约你读书。自然允许你的嘲笑了。允许你嘲笑我万丈风尘之中,不醉死,也不梦生;嘲笑我灯红酒绿之外,修竹幽篁深处,假以闲石为案,烹之以山泉,调之以空谷回声,偕之以百鸟和鸣,约你。约你读书。允许你挣脱,挣脱一种借口,也挣脱世俗。先放下,放下满脸高粱花、一裤管泥点子的卑微;放下困顿;放下柴米油盐;也放下浮名,放下蝇头小利;甚至放下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放下花环与掌声

  • 安于规

    “凡人才高下,视其志趣。卑者安流俗庸陋之规,而日趋污下。高者慕往哲盛隆之軌,而日即高明。”这句话很好玩,皮里阳秋,表面意思和实际意思不一样。表面上说,选择人才,要看一个人的志向,“卑者”和“高者”志向不同,结果也不同。实际上,这句话的核心是“规”和“轨”,二者字音相近,意思却相差

  • 夏日小故事

    去年夏天,我是在卡德纳比亚度过的。这是科莫湖畔的一座小城,隐藏在白色的别墅和苍翠的森林之中,极为迷人。即便是在那些比较热闹的日子里,这座小城依然宁静平和。旅馆里空荡荡的,只有零零星星的客人。每天早上看见有人还坚定不移地待在这里,我就惊讶不已。最使我诧异的乃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先生,他非常高雅,很有教养。从外表上看,他介于举止得体的英国政治家和巴黎的花花公子之间。他从不参加任何水上运动,整日注视着香烟的

  • 车·马·三生石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这首《越谣歌》真是非常可爱。据记载,“初与人交,有礼,封土坛,祭以犬鸡,祝曰:……”以上就是他们在这个仪式上“祝”的内容。它反映了越人的风俗,进一步说,反映出他们对友情的理解——贫贱之交,富贵不移,以及他们希望友情长存的真诚心愿。这是对友谊的生动注解。真正的友情,

  • 唯有尽其兴才能尽其才

    童年时期的莫扎特/佚名/布面油画6岁那年,你在做什么?缠着大人问十万个为什么?为了一个冰激凌倒地打滚耍赖?在公园的哈哈镜前对着自己的怪模样哈哈大笑?当我们的35故事还未“预备起”时,6岁的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在一个大雪天的凌晨,和姐姐一起裹在一条大羊毛毯子里被抱上马车,开始了四处卖艺的辉煌童年,也开始了奔波劳碌漂泊的一生。那是1762年的寒冬。莫扎特这段最好的时光

  • 读书只为自己高兴

    我喜欢,将读书当作永远的追求,甘心情愿将余生的岁月,交给书本。如果因为看书隐居,而丧失了一般酬答的朋友,同时显得不通人情,失却了礼貌,那也无可奈何,而且不悔。我愿意因此失去世间其他的娱乐和他人眼中的繁华,只因能力有限,时间不能再分给别的经营,只为架上的书越来越多。我的所得,衣食住行上可以清淡,书本里不能节俭。我的分分秒秒吝于分给他人,却乐于花费在阅读。这是我的自私和浪费,而且没有解释,不但没有解释

  • 纪念我那心蕊绽放的十八岁

    那一年,她十八岁,我也十八岁。那一年,我与她隔了两张桌子,像隔了一湾海峡。她喜欢笑,我喜欢看她笑。这种美好的感情一直持续到毕业。还记得吗?毕业那天,风很清,云很白,一个男孩拿着一把木吉他,紧张地扣着弦,把《十七岁那年的雨季》轻轻唱给你听。忽尔,你笑了,因为我擅自把歌词中的“十七岁”改编成了“十八岁”唱出来。一朵洁白的心蕊,在那一刻,自我心中,悄悄绽放

  • 当读书成为一种仪式

    读書,应该是塑造个人独立判断能力,或是完善自身品性的,但今天,表面上看起来选择增多了,但事实上人们缺少了真正意义上的自我选择,反而容易迷失在各种所谓的“读书推荐”之中了。关于当下中国人读书少,不爱读书,甚至不读书的报道早已不鲜见。当然,我想有人一定不同意这些说法,譬如有人说,我们不读书,可是我们看微信啊,微信里不也是有各种文章,那么多推荐读书的文章,我们不也是在读吗?何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