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明 > 正文

“致良知”的境界

2019-07-28 23:56:05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王阳明是一个伟大的教育家,其教育的伟大目标是让人人都达到“致良知”的境界5_5_5_5_5_3_3_3_c_c

  致良知,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境界呢?

  很简单——一言一行都符合良知的准则,一举一动都符合中庸的规范。

  要达到这种境界,难度大吗?

  我们只要听听孔子的形容就明白了。孔子说:“天下国家可均也,爵禄可辞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由此可见,要达到“致良知”的境界,几乎是“难于上青天”。这也就是几千年来圣贤屈指可数的原因。

  那么,达到了“致良知”的境界,又会怎么样呢?

  遭巨变:每逢大事有静气,不慌不忙

  1519年的夏天,阳明先生在前往福建的途中,突然得到宁王叛乱的消息。其时,江西巡抚孙燧和按察副使许逵被宁王杀害,江西全省官员被宁王控制,各地府库的钱粮物资被宁王没收。宁王的十万叛军就像被喂饱了的鹰犬,露出了锋利的牙齿……在一无兵马、二无将官、三无粮草、四无器械的情况下,阳明先生临危不乱,很快在吉安府树起了平叛的大旗,并针对宁王可能采取的上、中、下三策,迅速使出了“无中生有”的疑兵之计,仅用了几百份伪造的朝廷公文,硬是扰乱了宁王的心神,打乱了宁王的战略部署,使其不知不觉地落入了阳明先生为其设计的“下策”(据守南昌,被朝廷大军围困而死)之中。

  逢绝境:35故事达命自洒落,不惶不馁

  1507年夏天的一个黄昏,阳明先生在被贬走龙场之前,寄住在杭州圣果寺养病,被刘瑾派来的两个刺客挟持。面对逃不了又打不过的危局,阳明先生没有绝望,而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www.55555333.cc

  他将家里给自己准备的一笔数目不小的路费全部送给两个刺客,非常诚恳地说:“二位兄弟与我无冤无仇,这次办差一定是奉命行事,我一点也不怪你们。我是一个必死之人,这钱拿着也没有什么用处了,就送给二位吧!”两个刺客一生杀人无数,倒从来没有见过在死亡面前如此通达之人,顿时心生好感,便和气地对阳明先生说:“我们是有命在身,不得已而为之。今日你不死,我们就得死!不过看在你如此配合的份上,你可以选择一个死法。”阳明先生一听,非常感激,作了一个揖,说道:“临死之前,能遇到二位兄弟,也是一种缘分。我一生潇洒自在,今日也想求一个自在死法。这样,我先拿钱置办一桌酒席,恳请二位与我豪饮一顿,然后,我就投江自尽,以完成二位的任务,如何?”两个刺客一听,觉得没什么风险,而且可以赚一顿美酒美食,便爽快地答应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眼看着两个刺客渐入蒙眬之境,阳明先生心知计已生效。但为了把戏做足,彻底让两个刺客放松警惕,阳明先生又请人拿来笔墨纸砚,当场写了两首绝命诗,并一再嘱咐刺客想办法交给自己的家人。其中一首诗是:“学道无成岁月虚,天乎至此欲何如。生曾许国惭无补,死不忘亲恨有余5+5+5+5+5+3+3+3+c+c。自信孤忠悬日月,岂论遗骨葬江鱼。百年臣子悲何极,日夜潮声泣子胥。”两个刺客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看着阳明先生那行云流水般秀丽劲挺的字迹,也“相顾惊叹为天才”!善于察言观色的阳明先生便趁热打铁,又灌了二人不少美酒,直至他们彻底进入醉乡。

  这时,阳明先生果决地起身,大步向江边走去。两个刺客摇摇晃晃地跟在后面,距离拉得越来越远。阳明先生到达江边后,见两个刺客尚未跟上来,便赶紧脱掉鞋子,将之放在江边的沙滩上,摘下头巾弃于水中,然后抱起一块大石头“扑通”一声投入江中,制造了一个投江自尽的假象,自己则迅捷地躲进了江边的芦苇丛中,悄然远遁了。

  等两个刺客醉步走到江边,看到遗落在沙滩上的鞋子和水中的头巾,认为任务已经完成,便放心地回去復命了。

  遇诱惑:举头三尺有神明,不贪不占

  阳明先生之所以能成为一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之所以能为中华民族种上“良知”之树,与其父亲王华的言传身教密不可分。如果说,阳明先生无愧为一个“良知”圣人,王华则无愧为“良知”之父。这一点,从两个小故事可以看出来来自www.55555333.cc

  王华六岁时,与村里的一群小伙伴在河边玩耍。这时,一个醉汉来到河边洗脚,洗完后便摇摇晃晃地走了。等他走后,王华发现河边有一个钱袋子。王华想,这一定是醉汉丢下的。眼看着太阳落山了,王华随意找了个借口,没有同小伙伴一起回去,而是静坐在河边等待醉汉归来。果不其然,那醉汉一边号哭,一边向河边赶来了。王华迎上去,举着钱袋说:“大叔,你看看,这是你丢的钱袋吗?”那醉汉欣喜若狂地接过袋子,打开一看,里面分文未少。醉汉随即取出一小锭金子说:“小朋友,非常感谢你,这点钱你拿去买糖果吃吧。”王华笑着拒绝:“大叔,你数十锭金子我都不要,还会要你一锭金子吗?”那醉汉听了非常惭愧,对着王华深深地鞠了一躬!

  大约是1465年,二十岁的王华受浙江布政使宁良的邀请,到湖南省祁阳县给宁良的儿子当老师,住在一个叫梅庄的地方。当地一个大富豪非常仰慕王华的品貌和才学,就把他请到自己的家里做客推荐55555333.cc。一天晚上,已经喝得半醉的王华正准备上床歇息,一个容颜秀丽的女子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王华猛然一惊,酒醒了一半。只听那女子说道:“先生别慌,我是主人的小妾。因我家主人身体有疾,一直生不出孩子,他见先生品貌才华均佳,所以想向先生借种续后。先生如不信,可看这扇面上的字。”王华半信半疑地拿着扇子一看,果见上面是主人亲笔写的一行字:“欲借人间种。”王华看罢,略一沉思,便在扇面上加了一行字:“恐惊天上神。”然后,他将扇子退给了那位美妾,并毅然将其请出了房间。

推荐信息:
>>> 破裂的彩虹
>>> 假画真情
>>> 不要小看30天
>>> 感谢您,天堂里的母
>>> 孤独伴侣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珍惜藏在不完美中的个性

    羅津斯基20世纪50年代,指挥家罗津斯基曾经和一位知名的钢琴家合作,灌录协奏曲。然而录音当天,钢琴家状态奇差,不断出错,搞得乐团七荤八素,更弄得罗津斯基火冒三丈。钢琴家又弹错了一个音,罗津斯基实在耐不住性子了,正要丢下指挥棒宣告“今天到此为止”时,一个人跳出来打圆场,说:“没关系,没关系,请将这一小段再演奏一次,没关系的!”这位当天大概连续说了一千次

  • 金鱼热

    一个东南亚国家的国王到我们那个城市游览了三天,走的时候带走了一缸金鱼中的极品。这是20世纪70年代的事。我在街头听人议论这个国王和那些金鱼——赠送金鱼给国王的是一个普通的市民,有人认识他,说他人很笨,就是养鱼养出了名堂。大家议论的不仅是国王和金鱼,还有那个市民的光荣。金鱼热随后在我们城市悄悄地兴起。我突然发现有那么多人养金鱼,我却一条也没有,这使我闷闷不乐。那是一个容易失去

  • 有几座精致的小桥有我的心为你跳动有个忧伤的女人在路边有间漂亮的小屋在花园里有六个士兵玩疯了有我的目光在寻找你有丛可爱的小树在山丘上有位诗人在想小陆有一连炮兵在森林里有个牧人在放羊有我的生命属于你有我的蘸水笔、墨水瓶在跑啊跑有柳树的垂帘曼妙啊曼妙有我过往的生活一去不返有我们相爱时走过的芒通的小道有个索思普的女孩儿拍打着她的同伴有我赶车的鞭子放在装燕麦的口袋里有比利时的马车在路上有我的爱有全部的生命我

  • 生命的本质是深海般的沉寂

    尘世就是一个人们相互制造热闹的场所,但是无论人制造出多少热闹,宇宙还是静寂的。农村人爱放爆竹,就是因为日常的生活太过静寂,要制造点热闹出来。民间乐器中的唢呐和锣鼓,主要是为了制造一种热闹的气氛。许多的民俗也是为了制造热闹,庙会啊,游行啊,婚丧嫁娶的仪式啊,除了表达喜庆和悲悼之情,也是为了让世界显得不那么沉寂。在官场、生意场,除了追名逐利,也是为了制造出一点热闹出来,至少要有点动静,动静闹得越大越好

  • 鱼的故事

    父亲也被叫到海上拉鱼了。我沿着父亲的足迹,去海上看那些拉大网的人。海上没有浪,几个人把小船摇进去。随着小船往海里驶,船上的人就抛下一张大网,水面上留下一串白色网漂。小船兜一个圈子靠岸,剩下的事儿就是拽住大网往上拖,费劲地拖。这就是“拉大网”。网一动,渔老大就呼喊起来,嗓门大得吓人。所有的拉网人随号子嗨哟嗨哟叫,一边后退一边用力。大网慢慢上来了,岸边的人全都狂呼起来。这是我第

  • 手表

    生命之树〔奥地利〕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壁画那时我十三岁,经常和同学们一起到上海的一个公园整理花草,每次都见到一对百岁夫妻。公园的阿姨告诉我们,这对夫妻没有子女,年轻时开过一家小小的手表店,后来留下一盒瑞士手表养老。他们每隔几个月卖掉一块表,作为生活费。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能活这么久。因此,我看到的这对老年夫妻,在与瑞士手表进行着一场奇怪的比赛。铮铮铮的手表声,究竟是对生命的许诺还是催促?可以想象

  • 太阳神

    以前我只知道向日葵是向日的,现在才知道几乎所有树、草、花都是向日的。我种的美人蕉和铁树,长着长着都向一旁倾斜,原因是头上盖有其他树冠,如果不扭头折腰另谋出路,就会失去日照。我家林子里的很多梓树瘦弱细长,原因是周围的树太拥挤,如果不拼命拉长自己,树梢就够不到阳光。我明白了,万物生长靠太阳——农业其实是最原始、最庞大的太阳能产业。太阳一直在释放金色能量,造福人类。所谓太阳神,不

  • 我对你们说过

    我对你们说过:我曾倾听大海向我朗诵它的诗篇;我曾倾听海贝里面沉睡的摇铃。我对你们说过:我曾歌唱在魔鬼的婚礼上,在神话的宴席上。我对你们说过:我曾见到一个精灵,一所殿堂在历史的烟雨里,在距离的燃烧中。因为我航行在自己的双眼里我对你们说过:一切都在我的眼底,從旅程的第一步起。

  • 巴西木

    朋友送我一盆巴西木,我把它放在朝阳的窗台上。由于我对花草虫鱼知之甚少,所以也不觉得这盆巴西木有什么出奇之处。说得不好听一点儿,除根部粗可盈握的树桩稍显别致外,通体几乎毫无可取之处。尤其那像鸡毛掸子一样的茎叶,更是让人不敢恭维。真还不如田野里的老玉米,郁郁葱葱,枝壮叶肥,精神蓬发,生机勃勃。也许这盆巴西木知道我不识货,便也没精打采地生长着。后来,还匆匆忙忙开了一串小花,散发出一股并不雅致的香味。接着

  • 约你读书

    我用带露的掌心,捧着十分月色、半塘秋水,约你。约你读书。自然允许你的嘲笑了。允许你嘲笑我万丈风尘之中,不醉死,也不梦生;嘲笑我灯红酒绿之外,修竹幽篁深处,假以闲石为案,烹之以山泉,调之以空谷回声,偕之以百鸟和鸣,约你。约你读书。允许你挣脱,挣脱一种借口,也挣脱世俗。先放下,放下满脸高粱花、一裤管泥点子的卑微;放下困顿;放下柴米油盐;也放下浮名,放下蝇头小利;甚至放下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放下花环与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