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知识的诅咒

2019-07-28 23:56:12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最近我的创作一直停滞不前,总是在反复修改之前的稿子5.3.故.事.网。因为我正处于一种微妙的困境,用微博上前一阵流行的话说,叫“知识的诅咒”。

  就是说,我之前查了太多资料,哪个都舍不得放弃,恨不得把所有的知识点都在故事里抖搂出来,并假设所有读者都很喜爱这种表达。呈现效果就是五步一个专有名词,十步一个冷门知识点,还是要加注释的那种,以致行文变得冗长无比。

  我不得不回过头去,大做减法,把无关的、不必要的一些解释性累赘去掉。可是大刀阔斧砍完以后,心里很是不爽。不光是感觉之前用的功都浪费了,而且成文效果也不好。把一个时代特有的器物用词规则去掉之后,时代特色便荡然无存,变成一个普通古代。这中间的度,实在难以把握5+3+故+事+网

  比如说有这么一个场景,最懒惰的写法是这样的:“主角在旅店一夜饱睡,次日一早结了账,转身离开。”这是最省力也最没特色的写法,如白开水——要表达的信息都有,但行文、用词丝毫看不出时代特色。

  可以将它修饰得稍微“古代”一点:“主角在客栈里一夜饱睡,次日一早结了账,转身离开。”用词比第一个版本稍微“古代”了一点,但这描写还是太泛,看不出是什么时代。

  稍微考究一点的描写,会在细节上体现出更多特点。比如这故事发生在明清时代,交易用银子,便这样写:“主角在客栈里一夜饱睡,次日一早走到曲尺柜台前,从怀里扔给掌柜五十两银子,转身离去。”

  但这个细节还是有问题,银子的价值没这么低,五十两那么大一个,揣在怀里会很难受。所以可以进一步修饰得更考究一点:“主角在客栈里一夜饱睡,次日一早走到曲尺柜台前,从腰间顺袋里扔给掌柜一兩银子,转身离去来自55555333.cc。”——“顺袋”是明代钱包的称呼之一。

  这么写,虽然价格差不多了,但交易细节却没体现出来。如果再细致点,应该这样描写:“主角在客栈里一夜饱睡,次日一早走到曲尺柜台前,从腰间顺袋里扔给掌柜一锭银子,足有二两。掌柜取出钢剪,咔嚓剪下一块,拿戥子称了,约莫四钱,便又找回几枚铜钱。主角收了,转身离去。”

  这个细节够了,可要精准地表现时代特色,还欠火候。假如这故事发生在明代,那么还得进一步雕琢如下:“主角在客栈里一夜饱睡,次日一早走到曲尺柜台前,从腰间顺袋里扔给掌柜一大锭银锞子。掌柜一看上头有‘内承运库花银二两’字样,先咬了咬,齿痕分明,入口无甚苦味,可见没掺铅锡,遂取出钢剪,锞边剪下一块,戥子称出四钱,柜台上找回几张宝钞5.3.故.事.网。主角收了,转身离去。”

  其实到这儿,就已经有点魔怔了,因为这些细节对情节并没有多大帮助……倘若再精细一点,就陷入“知识的诅咒”了。比如说,把故事背景限定在永乐年间,那时候朝廷禁止金银交易,只能用宝钞,但因为纸钞贬值太甚,民间根本不认。于是为了体现这个知识点,一个神经质的场景描写,是这样的:

  “主角在客栈里一夜饱睡,次日一早走到曲尺柜台前,从腰间顺袋里取出三张宝钞。掌柜赔笑:‘客官,本店只收银钱,不收钞。’主角大怒:‘我这宝钞是朝廷正经印的,如何不收?’掌柜道:‘洪武爷时,这宝钞还收得,如今物贵钞贱,您这一堆纸只好送去行用库。’主角冷笑:‘天子去年刚下旨严禁金银交易,犯者以奸恶论罪,你难道不怕我去出首?’掌柜也敛起笑意:‘禁令归禁令,可您出去打听打听,周围店铺有一个收钞的,小店这买卖直接送您。实话跟您说吧,如今衙门里纳罪赎刑都得折银子,你要缴了宝钞,怕不打杀你哩推荐55555333.cc。’主角无奈,扔给掌柜一小锭银锞子。掌柜一看上头有‘内承运库花银二两’字样,先咬了咬,齿痕分明,入口无甚苦味,可见没掺铅锡,不由得赞道:‘这库银成色足,可以升水一成。我也不占您便宜,剪三钱能折纹银四钱了。’说完取出钢剪,锞边剪下一块,戥子称出三钱。主角仍旧把小锭揣回,转身离去。”

  到这一步,就算是病入膏肓了,得治。  

系统推荐:
>>> 一棵槐树
>>> 五粮液快茅台半拍
>>> 知名商标的来历和含义
>>> 80后CEO:“不靠谱儿”的青春也精彩
>>> 蜜月遇上帝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珍惜藏在不完美中的个性

    羅津斯基20世纪50年代,指挥家罗津斯基曾经和一位知名的钢琴家合作,灌录协奏曲。然而录音当天,钢琴家状态奇差,不断出错,搞得乐团七荤八素,更弄得罗津斯基火冒三丈。钢琴家又弹错了一个音,罗津斯基实在耐不住性子了,正要丢下指挥棒宣告“今天到此为止”时,一个人跳出来打圆场,说:“没关系,没关系,请将这一小段再演奏一次,没关系的!”这位当天大概连续说了一千次

  • 金鱼热

    一个东南亚国家的国王到我们那个城市游览了三天,走的时候带走了一缸金鱼中的极品。这是20世纪70年代的事。我在街头听人议论这个国王和那些金鱼——赠送金鱼给国王的是一个普通的市民,有人认识他,说他人很笨,就是养鱼养出了名堂。大家议论的不仅是国王和金鱼,还有那个市民的光荣。金鱼热随后在我们城市悄悄地兴起。我突然发现有那么多人养金鱼,我却一条也没有,这使我闷闷不乐。那是一个容易失去

  • 有几座精致的小桥有我的心为你跳动有个忧伤的女人在路边有间漂亮的小屋在花园里有六个士兵玩疯了有我的目光在寻找你有丛可爱的小树在山丘上有位诗人在想小陆有一连炮兵在森林里有个牧人在放羊有我的生命属于你有我的蘸水笔、墨水瓶在跑啊跑有柳树的垂帘曼妙啊曼妙有我过往的生活一去不返有我们相爱时走过的芒通的小道有个索思普的女孩儿拍打着她的同伴有我赶车的鞭子放在装燕麦的口袋里有比利时的马车在路上有我的爱有全部的生命我

  • 生命的本质是深海般的沉寂

    尘世就是一个人们相互制造热闹的场所,但是无论人制造出多少热闹,宇宙还是静寂的。农村人爱放爆竹,就是因为日常的生活太过静寂,要制造点热闹出来。民间乐器中的唢呐和锣鼓,主要是为了制造一种热闹的气氛。许多的民俗也是为了制造热闹,庙会啊,游行啊,婚丧嫁娶的仪式啊,除了表达喜庆和悲悼之情,也是为了让世界显得不那么沉寂。在官场、生意场,除了追名逐利,也是为了制造出一点热闹出来,至少要有点动静,动静闹得越大越好

  • 鱼的故事

    父亲也被叫到海上拉鱼了。我沿着父亲的足迹,去海上看那些拉大网的人。海上没有浪,几个人把小船摇进去。随着小船往海里驶,船上的人就抛下一张大网,水面上留下一串白色网漂。小船兜一个圈子靠岸,剩下的事儿就是拽住大网往上拖,费劲地拖。这就是“拉大网”。网一动,渔老大就呼喊起来,嗓门大得吓人。所有的拉网人随号子嗨哟嗨哟叫,一边后退一边用力。大网慢慢上来了,岸边的人全都狂呼起来。这是我第

  • 手表

    生命之树〔奥地利〕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壁画那时我十三岁,经常和同学们一起到上海的一个公园整理花草,每次都见到一对百岁夫妻。公园的阿姨告诉我们,这对夫妻没有子女,年轻时开过一家小小的手表店,后来留下一盒瑞士手表养老。他们每隔几个月卖掉一块表,作为生活费。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能活这么久。因此,我看到的这对老年夫妻,在与瑞士手表进行着一场奇怪的比赛。铮铮铮的手表声,究竟是对生命的许诺还是催促?可以想象

  • 太阳神

    以前我只知道向日葵是向日的,现在才知道几乎所有树、草、花都是向日的。我种的美人蕉和铁树,长着长着都向一旁倾斜,原因是头上盖有其他树冠,如果不扭头折腰另谋出路,就会失去日照。我家林子里的很多梓树瘦弱细长,原因是周围的树太拥挤,如果不拼命拉长自己,树梢就够不到阳光。我明白了,万物生长靠太阳——农业其实是最原始、最庞大的太阳能产业。太阳一直在释放金色能量,造福人类。所谓太阳神,不

  • 我对你们说过

    我对你们说过:我曾倾听大海向我朗诵它的诗篇;我曾倾听海贝里面沉睡的摇铃。我对你们说过:我曾歌唱在魔鬼的婚礼上,在神话的宴席上。我对你们说过:我曾见到一个精灵,一所殿堂在历史的烟雨里,在距离的燃烧中。因为我航行在自己的双眼里我对你们说过:一切都在我的眼底,從旅程的第一步起。

  • 巴西木

    朋友送我一盆巴西木,我把它放在朝阳的窗台上。由于我对花草虫鱼知之甚少,所以也不觉得这盆巴西木有什么出奇之处。说得不好听一点儿,除根部粗可盈握的树桩稍显别致外,通体几乎毫无可取之处。尤其那像鸡毛掸子一样的茎叶,更是让人不敢恭维。真还不如田野里的老玉米,郁郁葱葱,枝壮叶肥,精神蓬发,生机勃勃。也许这盆巴西木知道我不识货,便也没精打采地生长着。后来,还匆匆忙忙开了一串小花,散发出一股并不雅致的香味。接着

  • 约你读书

    我用带露的掌心,捧着十分月色、半塘秋水,约你。约你读书。自然允许你的嘲笑了。允许你嘲笑我万丈风尘之中,不醉死,也不梦生;嘲笑我灯红酒绿之外,修竹幽篁深处,假以闲石为案,烹之以山泉,调之以空谷回声,偕之以百鸟和鸣,约你。约你读书。允许你挣脱,挣脱一种借口,也挣脱世俗。先放下,放下满脸高粱花、一裤管泥点子的卑微;放下困顿;放下柴米油盐;也放下浮名,放下蝇头小利;甚至放下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放下花环与掌声